中国女儿城-清江新城

刘绍敏:红公鸡和花母鸡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7-01 11:51:00|  来源:中国硒都网

  那天,奶奶又送来一大包炸米花儿的荫米子。

  妈妈说:“你最爱吃糖水泡米花儿的,那你就坐在这里防着大公鸡和花母鸡来偷吃。晒干了,我就做给你吃。不然,就没有你的份儿了。记住了吗?”

  一听有糖水泡米花儿,小胖墩就高兴地拿着他娘赶牛用的鞭子,学着他娘赶牛时的严肃神态,认真的观察着鸡的动静,保护荫米子颗粒无损。

  一会儿,红公鸡和花母鸡一前一后,兴高采烈地朝这边走来了。小胖墩很兴奋也很紧张,心里想,“只要你们敢来偷吃荫米子,就尝尝我娘牛鞭子的厉害!哼,那天我就尝过这牛鞭儿的面面药,嘿嘿,……是我把饭弄泼了。”

  红公鸡一边走,还一边扭过头去对后边的花母鸡“咕咕咕地”招呼着:“你快来唦!你看呀,前边有好吃的哪!咕咕咕,咕咕咕!瞧,还是香喷喷的荫米子吔。”

  花母鸡拍着翅膀,埋着脑壳就追到红公鸡身边。红公鸡兴奋地抖了抖身上好看的大红袍,迈着八字步,伸长脖子就是一首洪亮的高腔山歌:“咯-嗰-哦~~,咯-嗰-哦!”歌声未落,撒开翅膀对着花母鸡就是一个天棚罩,屁颠颠的花母鸡还没意识到什么来着,就被红公鸡紧紧地压在了身下……

  小胖墩一下傻了眼,他期待的不是这样的啊,一时不知所错地楞在那里像一截木桩桩。小胖墩看到花母鸡灰头土面地站起来,用力地耸了又耸浑身的羽毛,尾巴不停的左右摇摆,半歇才复原消停下来。

  正当小胖墩走神时,红公鸡撇下花母鸡,跑上来就是一啄,簸箕里留下了一个拳头大的洞,地上也撒了不少。小胖墩气恼的就是一鞭,未打着,它俩飞奔着跑出去老远。小胖墩在后面追呀,追呀!追到芭蕉树边,小胖墩看见红公鸡把嘴里抢来的荫米子,全部吐出来了,十分殷情地“咕咕咕”地让花母鸡吃呢!花母鸡吃米时,红公鸡一旁看着,一颗也不争吃。还不时扇着翅膀用它清亮圆润的声音给花母鸡来了个独唱:“咯-嗰-哦~~,咯-嗰-哦!”小胖墩觉得挺好玩的,也不再打它们了,就坐在场坝砍上,看着它们俩玩。

  一会儿,红公鸡领着花母鸡钻进了张爷爷用竹篱笆围着的花园里去了。花母鸡用它两条纤细的脚在花椒树下麻利的刨着,红公鸡在另一旁用它尖尖的嘴连连的在牡丹花旁的土里啄,啄几下,又对花母鸡“咕咕咕”说几句。突然,红公鸡啄住了一条蚯蚓,兴奋得连忙含到花母鸡身边,放在地上,“咕咕”地劝花母鸡吃。

  花母鸡看了看,懒得吃。红公鸡用嘴叼着,又把它放在花母鸡前面的地上。叼着,又放下,花母鸡还是不吃。红公鸡叼着摆了摆顶着大红冠子的脑袋,几乎是要喂到花母鸡嘴里去了。花母扬起脑壳看了眼红公鸡,低下头还把尖尖的嘴巴在地上左一下右一下的擦了又擦,嘴里“叽呀、叽呀”了几声,转过头一边走了。

  红公鸡叼着蚯蚓跟在它后面,花母鸡停它也停。红公鸡把蚯蚓放在地上,对着花母鸡“叽叽咕咕”小声劝着。小胖墩明白了,嘿嘿,先前你欺负了花母鸡,现在它就是不吃你的东西。红公鸡死皮赖脸,还说:“花母鸡你吃吧、吃吧,味道可美了,这是我专门给你抓的呢!”花母鸡有个性,就是不吃!

  花母鸡偏着脑袋眨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红公鸡,然后对着蚯蚓轻轻的啄了啄,被红公鸡叼去叼来的蚯蚓,花母鸡没啄几下就断成了几截,它勉强的吃了一截,然后撇下红公鸡,扭着屁股慌慌张张地跳到张爷爷用破棉衣给它做的窝儿里,卧在里面不出来了。

  红公鸡在后面吃完剩下的蚯蚓,连香喷喷的荫米子,都不瞧一眼,就赶到鸡窝边,围着鸡窝旋。对卧在鸡窝的里花母鸡,不停的“叽叽咕咕”说着什么,还站在旁边看着,偏着脑袋望着,感觉花母鸡一时半会不出来的神态,一步也跳进了窝里。看着花母鸡焦躁不安不停的变动着姿势,红公鸡焦急地对着花母鸡小声的亲切地“咕咕咕,咕咕咕”,然后偎在花母鸡身边守着它不动了,也不做声了。

  花母鸡蹲一会,站一会,卧一会,一点也不安静,最后不耐烦的用嘴啄住红公鸡的大红冠子,狠狠地扯,狠狠地撕。

  小胖墩害怕它俩打起来,那可不得了啊。那次红公鸡不是跟隔壁的黑公鸡打得头破血流吗?小胖墩急得想去叫张爷爷。正要走,却发现这回红公鸡不仅不反抗,还伸着脑袋让花母鸡使劲地扯呢!当血顺着冠子往下流,要盖住它的眼睛时,红公鸡这才“叽--呀--!”一声摆摆头,将血甩掉。连一点还击的意思都没有,哎,真是想不通,就懒得去喊张爷爷了,看看它们到底会怎么样?

  看着,看着,花母鸡更烦燥了,屁股一会朝这边翘,一会又朝那边歪,一会叉着两条腿站起来,一会儿又卧下去,嘴里连连地“叽叽,叽,叽叽,叽”的哼着,很痛苦的表情。红公鸡见状,不顾被它啄破的冠子还在流血,温柔地用嘴轻轻地、慢慢地啄着花母鸡头上的羽毛,一根一根的梳理。过了一会,只见花母鸡猛地站起来,半蹬着,长长的脖子一硬,呀!一个又大又圆白胖胖的鸡蛋,从花母鸡的屁股里滚了出来。

  花母鸡低头看着身下的大鸡蛋,用嘴轻轻地推了推,推了几个翻身,回头望了望红公鸡,一步蹦了窝,“个个大……个个大……”地叫起来。声音清脆响亮,响彻了整个院子。

  红公鸡一个纵步跳下地,也十分兴奋的帮腔:“个个大!个个大!个个就是大!”它们两的二重唱山那边都听得到。

  小胖墩见此,兴奋的把他最爱吃的炸米花儿的荫米子用小兜肚篼着,大把地撒给了大红公鸡和花母鸡。乘机,他捧起花母鸡刚生下的鸡蛋要去告诉张爷爷时,哎呀!他突然发现鸡蛋上布满了好多血丝丝……吓得连忙又放回了鸡窝里。

  后来,不管院子里哪个叔叔、阿姨要小胖墩讲故事,他就把《红公鸡和花母鸡》的故事讲给他们听。听后,他们都夸他是小聪明,小精灵!其实,他们才是精灵呢!自从听了小胖墩的故事,他们从院子里出出进进,都是亲亲热热的手儿挽着手儿……连鼻子气(方言,小意见)都没发生过了。

    【作者简介】刘绍敏,女,土家族。湖北省作家协会、摄影家协会会员,恩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湖北省作家协会第二届长篇小说、恩施州作家协会第二届散文签约作家。 在国家、省、州、市各级刊物发表了近两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和千多幅摄影作品。出版了长篇小说《毕兹卡娘娘》、散文集《一地风情》,与人合著出版了民族文化专著《恩施土家女儿会演变揭秘》,纪实文学作品集《如歌的岁月》,著有散文集《喜鹊鸣叫的地方》。

值班总编:瞿照坤 责任编辑:廖康庄

清江新城
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