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女儿城-清江新城

刘绍敏:妻前夫后,土家族最美的行走艺术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6:44:00|  来源:中国硒都网

土家族最美的行走艺术

妻前夫后

文/刘绍敏


  “文子,你在家吗?”

  “在!有什么事嘎嘎您儿说。”

  “后天你和安逸'两姊妹'到舅舅家来过端午节!'老蔸蔸'想你们了。”

  放下手机半歇,文子才从温暖的亲情中回到现实。最让文子感动的是,嘎嘎把自己与丈夫安逸两口子总是亲切称作“两姊妹”。在土家人心中,人生最亲的人除了父母长辈就是同胞兄弟姊妹,把子女的另一半称为他(她)的“姊妹”,是对孩子的爱意和对孩子伴侣的认定与喜欢,也是土家人礼性礼貌待人的习俗体现。如今只有土家老人还保持着这种独特的语言习俗,一般的,特别是单亲家的孩子,根本就不知道这种“两姊妹”与同胞两姊妹的根本区别。以前土家族夫妇--“两姊妹”拜年、过节回家娘,省亲或上街赶场等行走都有一个习惯,一个正在消失的民俗--妻前夫后,一个久违的场景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  夫妇回娘家,走亲友家,不论家庭贫富与否,都要穿上最好的衣裳。若是家庭贫寒,也要浆洗得干干净净,穿得称称抖抖才出门。行走时有个很自然的习惯,家家如此、代代传承,女在前男在后。丈夫背着花背篓,背篓里用包袱包着礼物紧跟其后。有了孩子,若小,两人轮流抱着走,大点了,或自己走,或女人牵着走,更多的时候是男人背着礼物,让孩子骑在颈项上走。这是男人最美妙的时光,女人最幸福的时刻。不论生人熟人见此,都知道那是一对恩爱夫妻。娘家人见此,心里无比高兴,认为女儿出嫁后受到男人的保护和爱戴,心里高兴塌实。

  以前农村山道弯弯,很多地方山大人稀,常有野兽出没。有村庄人户的地方,就有家犬护院,看到生人,绝对是一阵狂吠猛咬,男人赶狗断后,保证女人的绝对安全。女人觉得男人就是依靠,男人呢也觉得是自己的责任。这些细节更增添了夫妻间的感情,家庭的和谐。

  农村这个行走的习俗几百年不变,特别是在打工潮之前,道路闭塞时,是乡村一道最亮丽温馨的人文景观。现在,这和谐美秒的场景,几百年来沿袭的民间习俗正在离我们远去。

  妻前夫后的行走习俗,也可以说是行走艺术,它是怎么在土家人生活中传承下来的呢?

  土家族是礼仪之帮,土家人历来讲究文明礼貌,又十分尊重女性,善于学习。这个习俗沿于民间故事《孟姜女寻夫》里一个细节也就是一个情节吧,只有土家人把这个情节演绎到了到了极至,理解到了最佳境地。

  相传秦始皇时代,大量征收劳役修建万里长城。范喜良、孟姜女新婚第三天,新郎就被征做劳役离新娘远去。不久因劳累饥寒死在工地上,尸骨被埋在正在修筑的长城下。

  自别后孟姜女日夜思君。转眼冬天来临,想起丈夫走时是春天,现在已是大雪纷纷,天寒地冻,无衣御寒,便日夜赶着缝制棉衣。一边缝一边想:月儿弯弯夜已深,丈夫筑城身受冷,那怕万里路难行,快送寒衣主意定,面见夫君好高兴。

  一路上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马不停蹄,一天终于走到了长城修建工地。长城长,修长城的民夫像蚂蚁样的多,眼看花了,头涨大了,也没有找到丈夫的身影。她逢人便打听,一位好心的民夫告诉她,范喜良早就因劳累而死,埋在正在修筑的长城墙根下了。孟姜女一听,心如刀绞,求这位好心的民夫引路去找丈夫被埋的地方。

  望着高大威严,蜿蜒伸向天边的长城,悲愤交加,哭诉自己千里寻夫送寒衣,尽历千难万险,到头来连丈夫的尸骨都看不到一眼。哭声震天动地,痛断柔肠。哭了三天三夜,哭累了就坐在丈夫生前修建的长城上歇息会。孟姜女的凄惨丝毫没感化秦始皇派来的监工头,却感动了天地。忽然地动山摇,轰隆隆一阵山响,长城垮塌了千多米长。长城根下,白骨森森,孟姜女滴血认亲,找到了夫君的尸骨,连忙用包棉衣的包袱包起来,紧紧地抱在怀里就往回走。山高水长路途遥远,实在走不动了。顺手在路边拣起一根木棍当拐杖杵着走。走了一程,还是吃力难行,无奈,就把包袱挂在木棍上扛在肩头。包袱伏在背上,突然感觉轻松多了,也走得轻快了。自己在前,丈夫在后,有了一种更亲密的感觉,而且还有安全感了。

  《孟姜女寻夫》的故事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,感动了一个又一个民族。恩施土家人认为“妻前夫后”的行走方式很适合本民族的生产生活习惯,既有客气礼貌谦让的意思,又是保护女性的最好方法,所以一直沿袭至今。就是在日常男女同行的时候,男性也是很客气地请女性走自己的前面,以示自己对对方的友好与尊重,也是习惯性的自觉的保护女性的担当体现。

  现在城乡道路交通畅达,绝大多数人都是以车代步,但在农村还依稀可见。在红土石窑一带,这一习俗仍十分自然地保持着。

值班总编:瞿照坤 责任编辑:廖康庄

清江新城
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