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大申:血染的土地

发布时间:2018-09-19 11:35:00|  来源:中国硒都网

  巍峨群山,纷纭错落。恩施这片秀丽而神奇得土地,浸透着闹红运动的气息。今天的安定幸福之花,在腥风血雨中萌芽。

  过去,对恩施本土革命烈士知之不多,对井冈山的故事,血染红旗的故事,读小学时,听老师讲过。
红旗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成的,红领巾代表红旗的一角。那是加入少年先锋队时知道的,但不完全明白其寓意。

  尤其在恩施这个山旮旯里,山高皇帝远,过得好好的,干吗要革命?甚至前仆后继,一个个严肃的问号,在脑际环绕。

  革命是要流血的,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,难道不明白?

  明白,谁都明白!

  那只是在“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”的凄凉境况下,人们被迫作出的一种无奈选择。这是在采写《恩施故事》“红旗漫卷”中领悟到的。

   1917年,湖北靖国军溃窜鄂西,1919年,在利川重组鄂西靖国军,抵抗北洋政府长达三年。最兴盛时,兵力达3万之多,粮饷、民力全赖地方,外加土匪、抢犯、棒老二骚扰,土豪劣绅欺诈,原本十分贫穷的鄂西人民不堪重负, 忍无可忍。

  1920年,前清秀才王锡九在咸丰黑洞,求助神力,画符念咒,声称刀枪不入,成立神兵组织,主要以抵抗靖国军的饷捐和夫差为目的,一时响应者众多,并迅速扩大到恩施、宣恩、利川、来凤、巴东各县。

   于是,黑洞神兵 、联英会神兵、龙系神兵、恩施神兵、利川神兵、邬阳关神兵、大刀会神兵等农民自动卫军数十股力量,席卷湘鄂川黔四十余县。

  神兵,农民反对压迫和剥削的自卫武装力量。

  尤其是邬阳关陈连振父子创建的神兵更具代表性,1924年秋,当地官府土豪黄协臣以收租为名,污辱佃户尤寡妇,致尤自缢。

  陈连振代写状词,上告县衙。官府被迫判黄负责被害人安葬费。此后,黄怀恨在心,扬言要将陈家斩草除根,杀绝。

  于是,陈氏父子迫于自卫,在1926年12月,组织鹤(峰)巴(东)建(始)三县边境地区百余贫苦农民,以"神兵"大道会名义建立自卫武装,打出了邬阳关神兵大队的旗号,提出“抗捐抗税、抗夫抗兵”口号,和“一不贪财,二不奸淫”、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”的队规。但在斗争中,因缺乏武器,又无严格纪律约束,作战败多胜少。
这类神兵的性质,似乎很接近共产党所领导的红军。于是,1928年,贺龙领导的工农红军转战鄂西,神兵便很快成为了工农红军的组成部分,一些神兵首领还成了红军的优秀指挥员,血洒疆场。

  已任红军团长的陈连振之子陈宗瑜,1929年10月6日,在章耳坪掩护大部队撤退时不幸牺牲,时年29岁。

  由共产党员张华甫、黄大鹏等组织的巴东百余人的精干神兵游击队,后正式编入红军队伍。时任红三军教导第二师师长的黄大鹏,在一次战斗中,直冲前沿,伏在大石后面,高声向敌人喊话:“红军是穷人的军队,你们不要为土豪劣绅卖命,快拖枪过来吧。”敌火力对准大石射击。黄大鹏瓦解敌人心切,不顾个人安危,当他再次抬头喊话时,一颗子弹从左眉心射入,从枕骨穿出,不幸壮烈牺牲,年仅24岁。

  1936年,一个深夜,大雨滂沱,木栗园区苏维埃政府主席,恩施县副主席康先成,被数十团丁包围,康先成捅开屋顶突围被团丁发现,开枪击中其腹部,致肠子流出。康先成解下头帕,将肠子塞回腹中包扎好,以瓦片回击敌人,直到英勇牺牲。

在激烈地战斗中,伤亡不断增加,贺英(贺龙的大姐)强忍着剧烈地疼痛,咬紧牙关,鼓励战友:“坚持就是胜利,天亮我们的人就会赶来的。”

  这时,两颗子弹击中了贺英的腹部。顿时肠子流出来一尺多长。贺英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她镇定的托住自己流出来的肠子,塞回腹中。然后一边叫人用白布把肚子紧紧缠起来,一边把自贺满姑牺牲后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八岁的外甥向轩叫过来,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将两把枪递给向轩说到:“四姥,莫哭,快去找红军,找大舅去,报……仇……

  贺英见众人撤退,继续与敌人厮杀。时间一点点过去,绷带完全被鲜血浸透,意识逐渐模糊起来。突然,子弹击中了她的胸部,穿过心脏,她流尽了最后一滴血`。

   ……

  无数革命先烈,除了来自劳苦大众外,有的出身豪门,或书香门第,但他们却舍小家,为大家,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,把献血洒在了恩施这片沃土。

  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。不忘初心,记住历史,记住先烈,让安定幸福之花永远绽放!

(值班总编:瞿照坤 编审:童秀清 实习编辑:庞一飞)

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